我所經歷過的暑校生活

這是第五個年頭參與暑校的工作了,一年在台灣擔任夏令營的老師,兩年在明德大學的暑期學校,然後今年是第二年帶MIL的暑期高中項目。這樣的夏天通常很忙碌,但也非常過癮。每天忙著備課、教課、參加課外活動,但也能跟不同老師合作而有所成長。這樣的夏天往往以滿腔熱血作始,而以無數的回憶和成就感作終。

高中和大學的暑校教學目標不同,前者是以真實語料為主,語法詞彙為輔,後者則是注重口語操練和基本讀寫,比較不著重於日常生活或流行文化相關的素材。明德大學的暑校是由二、三十位來自世界各地的老師組成的,高手雲集,大家以年級為單位進行八個星期的密集式教學;MIL的暑校則是以在美國中小學教書的老師為主,因校區規劃的關係,有較多和其他語言老師互動的機會,在開會或培訓時也可藉此了解其他語言的教學情況。這篇文章主要想分享的,是這兩年帶美國高中夏令營的收穫和體驗。

暑校的白板一隅

2017年夏天又有幸在美國青山州(Vermont)工作,卻是第一次在Green Mountain College的校園教書,不僅要習慣久違的宿舍生活(其實只有在開始工作後才體會過)、在食堂和大家一起解決三餐、認識新同事......,最重要的是,要在短短的幾天內為學生的到來做準備。從行政會議、備課會議、一直到教室布置都不可忽視,畢竟一切過了就無法重來。

學生報到前布置好的教室

我參加過的暑期項目多為4~8個星期,時間長短依學生的年紀而定。這幾年教的都是沉浸式的語言學校,也就是學生必須簽訂語言誓約,在項目期間只說目標語言,不能使用英語或是其他語言與人交流。說起來簡單,其實做起來是相當具有難度的。試想,在美國學習一門外國語言,雖然大部分的學生都是美國人,但多半來自不同州,有些甚至是從國外遠道而來,因此在文化和生活習性上差異頗大。在學校一方面要適應新的住宿環境,一方面又要在目的語中學習,儘管每天能跟老師和同學能練習對話,但是私下和家人朋友、甚至是購物和基本生活都還是避免不了使用英文,因此要在非目標語的地方遵守語言誓約其實是困難重重!


課間休息也只說中文

在給高中生(13~18歲)參加的項目中,雖然也簽訂了語言誓約,但是在舞會、給父母打電話或是特殊節日(像是美國國慶日)時會開放讓孩子說英文,壓力似乎就小了一些,但也容易引發學生說得太忘我、導致事後不小心破壞誓約的情形。去年開始有了較多對付青少年的經驗,總算體會到他們陽奉陰違的習性,因此必要時非得板著臉告訴他們"不可以說英文"才會聽話。


上課情況

高中暑校每天固定的行程是: 早上三個小時的語言課,中午陪學生吃飯一個小時,下午再上兩個小時的文化課,在吃晚飯前有段寶貴的自由時間,但有時會用來開會或是和其他老師交流;晚飯雖然不需要陪學生吃飯,但之後往往是各年級/個人的備課時間,所以也不能鬆懈。周末老師們輪班參加校外教學或是學生的舞會,四周下來一共就有兩天的休假。

這裡的語言課沒有教材,是以ACTFL的Can-Do Statement為主,各年級有不同的語言目標,每天最少要教一個。舉例來說,其中一個目標是"I can read and understand maps from the target culture(s) and my own.",這樣看似簡單的陳述,在備課上就要照顧到相關的詞彙(如方向詞和地標)以及基本的語法(往...轉/拐、就到了),還要用真實語料去設計活動,三個小時的課準備起來也需要不少的功夫。

文化課是考驗老師們的手工和創意的時刻,從剪紙、唱歌、茶藝、書法和國畫、中國節日、做飯、電影欣賞,到打太極、廣場舞等,都是要結合語言和興趣才能設計出一門好課。今年的項目是每個星期教一批學生(按高低班來分),一星期上四次課,每節課兩個小時。整個夏天會教四次一樣的文化課,但課程內容會隨學生的能力做調整,最後也可以考慮在和其他語言學校一起的世博會上表演。


我教的是茶藝課,學生開設"茶館",並請輔導員老師來品茶

課外活動雖然多由輔導員帶領,但老師們也有義務參加並陪學生練習中文。平時的課外活動有包餃子、小吃攤和舞會,全校性的則有奧林匹克運動會(所有語言學校)、參觀大學、去州立公園郊遊和到附近的城市一日遊等。其實校外活動也是一種和學生互動的機會,一方面是為了對得起他們父母所付出的高昂學費,一方面也是希望能藉此多了解學生私下的表現,之後寫報告或給家長的信也會更有憑有據。


校外教學時學生嶄露了截然不同的性格

每年收穫最多的,就是和同事相處的時光,以及共同建立的革命情感。備課時有人可以互相分享、課間私下聊天打屁、晚飯席間分享人生經歷、趁校外教學時聊聊學生的八卦,這些都是平常在一般的學校很難在短時間建立的情感。美國許多中小學多半只有一位中文老師,平時大家單打獨鬥慣了,很難有時間細細交流或分享教學經驗,所以在暑校密集工作、朝夕相處的情況下,成就了同事間最寶貴的回憶。


和同事合作非常愉快

離別總是倉促的,課程結束後要給學生/家長寫信,接著整理教室,然後完成送機任務。等到終於有時間沉澱的時候,就是離別的時刻了。再多言語也道不盡這四個星期的感受,彼此只是一個擁抱、一句"旅途平安!"然後瀟灑地轉身,啟程回到來時處過著既有的生活。

若說這樣的夏天一點都不辛苦是騙人的,但在汗水和歡笑中留下的回憶總是格外地耀眼。明年暑假還有膽申請這份總是超時的工作嗎?面對這個問題我總是笑而不答。眼前這幾位嘴裡嚷嚷著"是最後一年了!"卻年年回來的老師們,不正是大家一起放棄暑假美好時光、在此一同教學相長的最佳理由嗎?

我們暑假再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從管理階層看語言教學:2017年ACTFL與會心得

如何教外國學生唱中文歌

美國結婚綠卡申請經驗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