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時期的點點滴滴

生活日漸忙碌,失卻了從前的閒情逸致。有時下班後煮一壺咖啡,準備隔天要上的課,然後再煮煮晚餐,一天的精力也就用得差不多了。回想少女時代總想趕快成為自立自強的小女人,一晃眼竟已經要脫離二十幾歲的族群了,當時的想像都成真了嗎?

這些年特別關注女性的生活和權益。中學和高中都在女校中度過,十年後在美國的一所女校任教,想想也是種緣分。有時候心中的小女孩會像《兒時的點點滴滴》裡的小妙子一樣,忽地就蹦出來,想提醒自己當年的天真與期待。


小妙子一直跟隨著長大的妙子
(圖片截自電影《兒時的點點滴滴》)

記憶中的女校生活是美好的,喧囂中帶有青春期的敏感。有暗戀的人,有喜歡的樂團,更有寫不完的詩。

印象最深的,是放學後和好友一路從學校聊到家樓下,有時聊到天都黑了,朋友的媽媽從樓上大喊她的名字,才願意上樓回家。還有高中時代好幾個團練完的傍晚,和夥伴們一邊收拾樂器,一邊在操場上談天說地,吃完晚飯後速速完成功課,然後在回家的公車上站著睡著的光景。

異性的缺席並沒有減少生活的樂趣,好姊妹總有不同的排列組合,既不能只有一個,也不能和小團體的喜好相差太遠。有時候會吃朋友的醋,但打鬧捉弄彼此情況更多。朋友圈的大小和八面玲瓏的程度高度相關,一直到很多年以後,才發現英文的"frienemy"或許更能形容某些女孩間的關係。

粉紅色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雖然當時的我們都以為來日方長,青春無限,就算是畢業的那一天也是充滿歡笑地和彼此道別。再見再見,大學的路上、人生的路上還會相見的,似乎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畢業以後女孩們的聚會很多,也總是非常熱鬧。生日聚餐、節日的爛禮交換大賽,本島、離島甚至出國的姊妹限定小旅行。隨著離校時間的增長,話題的尺度也變寬了,那些關於男人和人生的談話,說找不到人嫁就在一起、老的時候住在養老院的隔壁床的我們,現在願意聊的也多半是工作婚姻和是否出國的內容了。

如今每天在學校面對充滿青春活力的少女,陪她們一起看《我的少女時代》時而激動時而悲傷,看著台灣九零年代的故事引起美國孩子的共鳴,覺得女孩真是種有趣的生物。目前她們對未來的想像是進入大學然後好好談場戀愛,工作還有世界和平什麼的以後再說吧。想想和學生相處還是最自在的,彷彿現實生活和社會中的壓力也減輕了一些,也許大人之間的成就和競爭都是一時的,當下的感受才是真的。

女生啊是很難捉摸的,我們說沒事就是有事!沒關係,就是有關係!
(圖片截自電影《我的少女時代》)

很久很久以後,我又想起了"十六歲的相簿",高中詩朗比賽大家一起念的詩。記得結束的那天全班一起拍了張合照,紀念我們高一時光。前些日子在臉書上偶然看到朋友的分享,照片裡的我們笑得是如此燦爛,當時的叛逆和煩惱現在都顯得微不足道了。如果能回到過去,真想跟她們說:準備好了嗎?有機會就多拍幾張照吧!人是真的會變老的噢。

十六歲的相簿
(Photo Credit: Chen Chu Kao)


準備好了嗎? 好了!
AB 『C』!
我說......人為什麼要拍照
人活得好好好的他為什麼要拍照
喔!為了回味兒!
回什麼味兒?
回自己的味兒
回自己和大家的味兒
回印象深刻的味兒
回悲歡離合喜怒哀樂的味兒
什麼樣的照片才叫好呢?
拍得漂亮 拍得瀟灑
拍得精彩 拍得出色
拍得清純可愛天真浪漫
哇!什麼照片這麼好啊!
啪啦!這就是我16歲的相片!
晃啊晃?身不由己
拉環上垂吊著睡眠不足的軀體
眼皮兒維持1/2開啟
反芻著棉被的香甜
上床前硬吞的英文單字
此刻散落散落散落成字母
好累
依偎著公車的冰冷
塞在不同制服的空隙裡
窗外的街景呼嘯而去
清晨六點十分
孔子孟子老子莊子
分子離子中子電子
忠孝仁愛信義和平
行星恆星衛星流星
上課補習吃飯睡覺
Sin Cos Tan Cot
Log log log
分數 往黑洞漏漏漏
日子在重重複複
層層疊疊中
流逝
青春在單調單調
死板死板中
愈來愈少
愈來愈少
紅色望遠鏡後面
窺探的眼睛在發熱
瞄準新北樓那個男生
看著他的一切
望遠鏡的視野裡
他朝我一笑
不自覺
雙頰漾起幸福的粉紅
游離了鏡頭的焦距
猛發現
校花剛與我擦肩
他的瞳孔裡裝不進我的身軀
我的瞳孔裡
卻只容得下他的背影
桌面 躺著冰淇淋的空盒
嘴邊 殘留誘人的草莓香
盒蓋上的標示 宣讀著脂肪的罪狀
囤積在水桶腰和大象腿之間
裙子 又緊了些
贅肉 又多了些
在體重這宿敵面前
被高纖餅乾和低脂牛奶俘虜
只要
體重計的指針能少走幾步
上課補習吃飯睡覺
剩餘的精力
填滿
整潔
秩序
資源回收
嘴裡背著英文話劇台詞
手裡趕工詩歌朗誦道具
小腿還殘留
苦練啦啦隊的痠麻
值得 值得
學業誠可貴
休閒價更高
若為榮譽故
兩者皆可拋
最後一聲號角 解除封印
享受被釋放的自由
撥弄琴弦 唱....
扭動身軀 跳....
速度在直排輪下狂飆
時間在快門閃動中飛逝
在校規盥與門禁之間
這是我的生存之道
「為什麼又這麼晚回家?」
「 還不快去念書?」
「你把家裡當成了旅館了嗎?」
我不是翅膀長硬 想離巢
我不是不聽你們 只是有自己的想法
更不是只有朋友 不愛家人
一次又一次的舌戰
戴上武裝面具
冷漠 蔓延
我 16歲
渴望被體諒
請撕下叛逆的標籤
照片保鮮記憶
相簿收藏時間
髮絲飛揚
陽光正暖
玫瑰正美
我們笑得開懷
雖然自我
雖然調皮
雖然不馴
這是最真的我
最美的一張照片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美國結婚綠卡申請經驗談

如何教外國學生唱中文歌